? 717_《可爱》全本免费阅读,质量高_香艳小说 贝博贝博论坛咨询,贝博氏官方,贝博游戏登录

可爱

作者:qwe123rty

????武林淫乱史第五章出手顺利纳母不知过了多久,吴依依再次醒来,只见罗惊天早已醒来,双眼正盯着自己看,脸上显出了浅浅的邪邪的笑。而自己则是赤身露体一丝不挂的躺在了他的怀里,将自己完美的对任何男人都有勾魂摄魄效果的身体,尽数展现在他眼前。想到自己被亲生儿子骑在身下尽情奸淫,而且自己还高潮的一塌糊涂,竟然阴关被破,还是让儿子帮着修补的,一时间百感交集,当此情景不由得满脸通红,将脸藏进儿子的怀里。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会这么怕羞了

????吴依依正在胡思乱想着,“刚才舒服吗儿子的大鸡吧是不是比父亲好呀吴教主”罗惊天带有挑逗意思的一句话将她拉回到现实中来。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搞不懂:儿子如何知道的自己身份现在既然已经将她击败到底想要如何对她她茫然的仰头望着罗惊天,却不知道应说些什么。而罗惊天也不等她开口,直接就告诉了她答案。“教主是想知道我是怎么得知阁下身份的”问完又是邪邪的一笑,“那天我进入密室修行前,父亲将你和姐姐妹妹都大发了出去,就是要告诉我你的身份。于是,他述说起当日的情形。

????那天,罗洪林将吴依依母女打发出去后,又仔细搜索,确定没有人偷听后,将罗惊天叫到身边,面露悲惨之色。罗惊天很奇怪,虽说父亲时常会在背着人处唉声叹气,但却没有今天这么露出过悲惨之状。罗洪林说道:“孩子,为父今天要告诉你,你的母亲不是好人”罗惊天听了,颇不以为然心想:你老婆不是好人,那你也好不了多少但罗洪林接下来的话令他吃了一惊。“她是阴葵教的教主,吴依依。她是为了控制我罗家,才混入我天运门的。”罗惊天不禁问道:“我娘是阴葵教主但她怎么能混入天运门还成了我娘”“哎这都怨我,当年我到洛阳打理天运门在当地的产业,那是我第一次独自去外庄办事,心中不免有些激动,所以在查完帐目,安排好门中物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想在洛阳游玩几日。谁想却”当日,罗洪林到白马寺游玩,刚到寺外,却听见不远处闹哄哄的,一时好奇,便凑过去看个究竟。他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却是大怒不已。原来,有几个恶少正调戏一个姑娘,那姑娘似乎也是个名门望族的小姐,身边有丫鬟和随从,但那几个恶少的跟班中有几个会些拳脚的,几下就将姑娘的随从撂倒,于是便要将姑娘抢去。小丫鬟急得呼救求援,但围观之人惧怕恶少不敢言语。罗洪林看不过,便去援手,那恶少的随从如何是他对手,被他轻易的赶跑了。事后,他游玩的兴致也没了,本要离开,但那姑娘被吓坏了,死活要他送,他只好好人做到底,将姑娘送回了家。原来,那姑娘是洛阳吴家的千金小姐,吴家乃是当地首富绅士,要抢吴小姐的是知府李严福的儿子李豹,李家多次来提亲都被拒绝,这次竟想硬抢,也亏得罗洪林,不然也就得手了。罗洪林要回扬州,吴家却不让,一连留了多日,最后才说出,原来吴小姐竟然中意与他了。对吴小姐的容貌罗洪林早已是动心,而吴家又是当地的望族,于是,他让人带信回扬州家中禀明父母,父母同意后,武林中人本就没那么多烦琐礼节,两人就成婚,一起回到了扬州。而这吴小姐就是罗惊天姐弟的母亲,吴依依。来到罗家后,吴依依开始洗练罗家密传的天罡阴阳正法的阴功,而她悟性奇佳,进境神速。不久后,她陆续生下了罗曼丹,罗惊天和罗云丹三个儿女,而罗洪林在武林中也春风得意,天运门势力范围迅速扩大,以至于连朝廷都不得不重视,对他加封。虽然父母的相继离世让他伤心过,可生老病死是人生规律,也就逐渐淡忘了,但直到有一天,罗洪林刚从嵩山少林寺拜访少林方丈天聪禅师回来,他离家多日,心中欲火已经难以抑制,但他对一般女子根本不会动心,因为家中娇妻无论身材相貌都是天上少有人间绝品的,他对妻子那成熟美艳的身体已经急不可耐了。

????回到家,妻子并没有出来迎接他,他心中纳闷,交代完派中之事,就急忙的赶到了后堂,但发现妻子不在后堂,卧室门帘低垂,于是他又进到卧室。他一看到屋中情景,不由得血脉奋张,浑身的精力几乎破体而出。只见妻子身穿薄如蝉翼的亵衣,玲珑身材显露无疑,胸前的巨乳如一对木瓜般悬挂着似乎在等着人来采摘,芊细腰身衬托的白嫩巨硕的肥臀更加慑人心魄。见到他目瞪口呆馋涎欲滴的嘴脸,妻子不由得掩嘴浅笑,胸口物事更是随着颤巍巍的更加动人,他再也忍不住,也不想忍了,几下撕去衣服,恶狼般扑向已经自己脱光的妻子,一下将自己胯下凶器刺入那令他魂牵梦绕的玉洞当中,立刻抽动起来。毫无前戏毫无技巧,只是机械的抽插着。过了不知多久,他开始加速了,他已经将自己的天罡阴阳正法发挥到极致了,但这时他已经没法看见自己妻子的表情,而他的妻子此时的眼中闪烁出了一丝寒芒他爆发了,一发两发,将他的欲火全部打入了妻子那诱人的子宫中,他泄得可谓舒爽异常,怪叫连连。但,他突然不叫了,他觉出了异常,他的精关竟然不受控制,泄个不停了。一道寒气从他背脊处直冒上来,他拼命运功,却还是止不住,直到他阳元流尽晕了过去。当他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已经穿戴整齐,但脸上的神情却让人胆寒,但后来妻子所说的话,则让他彻底被吓呆了。

????原来妻子是阴葵教主吴依依,而他岳母则是妻子的师傅九尾淫狐林雨情,洛阳吴家是阴葵教的一处秘密分舵,现在罗洪林已被吴依依所算计,虽说武功未失但已经在心脉中留下一处破绽,若是罗洪林将天运门罗家的家业交由她打理,则平安无事,不然,吴依依不仅会杀了他,还会让子女加入阴葵教,让罗家蒙羞。罗洪林无奈,自己死不足惜,但担心儿女及罗家名声,只好忍气吞声答应。后来吴依依从罗家武功图录中发现了全功图决,就来问罗洪林,但罗洪林并没有参悟透也不知道,于是就借机让罗惊天参悟,若是参透,则有机会拯救天运罗家,即使不能,也会让吴依依有所忌惮。

????听到这里,吴依依才明白:自己还是被算计了,而且是被自己亲生儿子算计,还把她弄上床,逼得她成了自己儿子的胯下之臣。看到她出神的样子,罗惊天心中一阵得意,一边抚摸着她的肥白而富有弹性的大屁股,一边调笑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奴婢了,你可是愿意”没想到他有此一问,吴依依呆了一阵,随后任命似的说:“人都被你欺负成这样了,你还调笑人家只是,母子夫妻,这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见到她娇羞的样子,罗惊天更是兴奋异常:“记着,以后你只是我一个人的女人了,不许别人再碰你,我的话就是对你的命令不然,看我不赏你一顿rou棒子吃。日后在人前我会注意,但在人后嘛”“我会做一个乖女人的”吴依依赶忙不顾廉耻的答应。见到她答应得痛快,罗惊天也颇为高兴,这个是自己亲生母亲的美艳无比的女人,从此后是自己的了,但自己还是想试一下,问道:“阴葵教有多少人混入我天运门和罗家”“除了婢子和小桃等四人,还有婢子的妹妹,她和婢子是孪生姐妹,有时会来替婢子。”跟着她也不等罗惊天开口,主动将阴葵教情形和盘交待给了罗惊天。此时罗惊天才知道,自己这次行动的时机是选对了。原来,阴葵教这几年不但已经控制了天运门罗家,还将势力逐步渗透到了点苍,昆仑等门派,及东方慕容南宫北海四大世家,连江湖帮也被她们控制了。别的门派罗惊天倒也不太在意,只是江湖帮有朝廷背景,倒是不太好办。不过,现在他掌握了阴葵教主,就另当别论了。

????忽然,罗惊天想起一事,“林雨情今年有多到年纪我每次见她都觉得有异样,她随极力掩饰,但我看的出,她绝无表面上看起来的老态龙钟,只是以前一直不明白个中奥秘,现在总算想通了。”“是这样,其实师父哦不,林雨情她已经七十多岁了,但她的容貌,却像是三十上下年纪,媚功多有青春常驻甚至返老还童之法,她的功力精深,所以这两年相貌比前几年似乎又美艳了几分”“那就是说,她的武功高过你了那你还敢和小桃说背叛她”吴依依面上一红,不好意思道:“本来,婢子想从主人这里套取来天运门的内功秘诀,应当就可以和她相抗了。”“哼,你可知道天运门心法的秘诀是什么吗”“这婢子不知,若是可以,还望主人明示。”说的委婉,但期盼之情溢于言表。“当然方便,其实就算知道了也没法练。因为,这全功诀本来就是使男弟子内功补足破绽的。”吴依依一头雾水,但还是认真的听着。“你可知道,为什么习练天罡阴阳正法的男女两人,若功力相当则男子的采阴补阳必为女子的采阳补阴克制”见吴依依摇了摇头,一脸茫然,罗惊天则是一脸得色,“那是因为,男子出生时,本身的先天元阳会自然的被母亲所吸纳留下一部份,而女子出生时则不会留下元阴,所以男子天生就是元阳不全。要是想弥补这一漏洞,就必须从亲生母亲体内采回自己留下的元阳,这样就可以全功了。你明白了吗你就是得到这功诀又有什么用呢”吴依依反应过来,心中一阵翻滚,一时间羞愧,懊悔纷至沓来。要是早知道全功诀就是这样的道理,自己就不会挖空心思想要得到了,也就不会反被自己儿子当作玩物了,但一想到和儿子交欢时的欲仙欲死,自己又是一阵激动。

????她这些表现全被罗惊天看在眼里,心中那征服的成就感可谓无与伦比。毕竟,能够征服美女已是人生一大快事,能够征服是自己亲生母亲的美女,试问天下有几人他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猎物,一边得意的说:“其实,若是一般人,想要得到自己的先天元阳是几乎不可能的,因为先天元阳藏在了女人阴关内最深处,而一般人是不可能轻易弄开自己娘亲的阴关的。”“是的,主人,婢子也正想请主人开导,为什么婢子的阴关这么轻易就被主人破开了主人伟岸过人是一方面,但以前婢子想”她想起自己以前人尽可夫,不小心又提了起来,不知道罗惊天会不会发怒偷眼看去,但见罗惊天似乎并未在意,而是接着说到:“一般要直接破开阴关,至少要连续干上六七天,这样女人很容易被活活干死,而少爷我独辟蹊径,以点穴法辅助,所以只要半天就差不多了。本来,女子元阴被采空,就算不死,也要功力尽费,而且会总是欲求不满,但又难经风浪,所以少爷在全功后,帮你修补了阴关,而且还将自己的元阳注入其中,你试试看,自己的功力进境如何”听到这儿,吴依依赶忙运气调息,一试之下不由得欣喜异常,自己的功力竟然猛增不少,一转念,既想到了是罗惊天注入自己阴关的元阳所赐,心中不禁十分感动,毕竟,她曾有心害罗惊天的。而这些感动也全体现在了她的眼神里,罗惊天知道该挑明了。于是,罗惊天说道:“当日,我听到父亲说出你的身份时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就是,既然你们要称霸武林,需先控制天运罗家,那我何不索性就直接用自家的力量来做出一番事业呢”听到他这个说法,吴依依心中一动,随即产生了竭尽全力助他成事的念头。其实,虽说此时她肉体上随被罗惊天彻底征服,但心里却未必服气,而罗惊天自然知道这一点,也就在向她注入真阳时加入了自己因奇遇学来的一门控制人的心法,此法通常只能起到搅乱人心智的作用,但若是在交合之时随元阳注入女人阴关,则会在女人心底烙下深深的暗痕而爱上注入元阳的男人,同时却不自觉察,他对小桃也用了此法。罗惊天不理吴依依,继续说着。“现在我首要做的就是控制天运门,这应当不难,而第二步就是阴葵教,既然你已经有心背叛林雨情,那只要按我说的做,很快就会将她拿下。不过,你的妹妹嘛”见罗惊天迟疑不说,吴依依转念之下立刻明白,“主人放心,婢子有把握说服她来一同侍候主人。”“好”见她善解人意,罗惊天不禁一喜。他要好好奖赏吴依依一下,毕竟自己还需要她的力量。

????突然,罗惊天一手搂住吴依依身背后,另一手则托在了她那诱人的大屁股和丰润的大腿之间,略一用力,将她抱了起来。吴依依一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很快她就明白了。

????罗惊天将她在空中调整了姿势,将她姿势改为,上半身伏在罗惊天肩上,罗惊天的双手托住了她的肥硕富有弹性的大屁股上,她的双腿则搭在了罗惊天双臂的臂弯处,并将她的还有些红肿,但仍然不减诱人之色的像小山丘一样的玉门对准了罗惊天那条令她欲仙欲死,粗长无比,青筋暴露的,散发着炙热之气的大鸡吧顶端突出的大gui头,然后,将她向下轻轻一放,“嗞”一声轻响,跟着“啊主人,你真好呀”他又开始了对吴依依的攻击。

????吴依依的阴关已经被修补好了,于是毫不吝惜的将自己那诱人的大屁股坐向了自己亲生儿子,也是自己丈夫,更是自己主人的罗惊天的大ji巴上。一边发出忘我的叫声:“啊啊啊太好了主人亲儿子主人干的娘亲美死了”“呀你家伙真大真粗呀婢子以前是白活了”她已经语无伦次了,但罗惊天却还要给她更大的刺激,也是给自己更大的刺激。于是,他一边抽插着,一边将吴依依抱着走向了屋门口,用脚拨开了房门,跟着,他竟然抱着自己的亲生母亲以这样淫亵的姿态来到了院子里。小桃小梅等四人早就在院子里了,见到罗惊天母子竟然这幅模样出来,先是一惊,跟着又喜出望外,看开教主已经成了主人的胯下奴婢了。吴依依虽是已经魂飞天上,但还是知道周围之事的,一时间不由得羞愧难当,但偏自己又不能控制自己,也只有不管不顾享受起来。罗惊天一边走,一边挺动着大鸡吧,每当吴依依落下他接着走路的力量向上猛刺,每次都顶到吴依依的阴核令她自动的弹起,而落下时自然会被更猛力的刺到再次弹起,如此周而复始,他倒是没费多大力气。

????他一路干着吴依依,一路走,来到了罗家供奉祖宗灵位的后堂。吴依依虽知道到了哪里,但已经无力去想,她全部精力都用在承受罗惊天的肏干上了。只见罗惊天将她大屁股放在了摆放贡品的供桌上,跟着让她向后倒,依靠在不知是哪位祖宗的牌位上,双手抓住她的脚踝,向两边分开,毫不迟疑的将自己的大鸡吧向着她那诱人的玉洞插去,毕竟这是他十六年前的家,是那么吸引着他,他开始了辛勤的耕耘。坐在供桌上的吴依依此时只觉得自己像是个祭品,来祭祀罗家祖先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极力逢迎她的主人,也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的临幸罗惊天每次插入都是虎虎有生,他双眼发红,咬牙切齿的样子简直是在拼命。其实,他现下并未使用采补的功夫,他要用自己的真实实力和亲生母亲比拼一下。

????“啊。啊啊不行了,呀”吴依依又是泄得一塌糊涂,这是她连续第六次泄身了,些身后的吴依依面色惨白,罗惊天怕真的将她活活肏死,也不再勉强,一阵极速的冲击之后,“快,我也要泄了”说完插的更加凶猛更加快速,吴依依被他摆放的姿势极难通过扭动身体来承受他的恩宠,所以此时已经是被鼓进庙,一副挨打像了。但罗惊天一说要不行了,而且他下身的阳物一阵猛涨也使吴依依明白并非虚言,于是,她鼓起余勇,努力的将自己的大屁股向上抬起,使罗惊天的阳物于自己的玉穴结合的更深。就在一阵似雨点般的攻击过后,罗惊天“哈,全射给你了,你这贱货,骚女人”跟着就一泄如注的将自己的精华一股股的打在自己母亲的子宫里,一发两发,射了许久,最后竟然灌满了吴依依的无底洞,逸了出来,顺吴依依那双性感富有弹性的大腿一直流淌下来,滴答到地上。吴依依本就是崩溃边缘,被热精一烫,再次长鸣一声晕死过去。

????等到她再次醒来,已经是太阳落山了,她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自己卧室的床上了,不过,这张床却不是原来的那张了,因为以前只是普通的双人牙床,而现在这张至少比原来的大了一半。她转念一想随即明白,跟着确是脸上一阵潮红,她想到了,罗惊天定是要和她在这张床上尝试各种花式做爱,原来的床铺太小不方便活动,所以才换的。这时候小桃进来了,“教主,主人今天会来临幸这里,要你准备迎驾。”感觉就像是皇帝,但罗惊天在她心目中也确实向皇帝一样,甚至比皇帝还尊贵,毕竟想她们这些江湖人是不太惧怕朝廷的,尽管也不会主动招惹。就这样她又是期盼又是害怕的,等待着罗惊天那个既是她主人又是她儿子的人来临幸她了。

????晚饭后,罗惊天果然来了,她喜滋滋的迎了上去,却发现罗惊天身后还有一个人,也是熟人,正是她的大女儿,罗曼丹。她一时间不知所措,呆立在当场。罗曼丹脸上的神情也很复杂,本来,她按照罗惊天的吩咐父亲出门后就将小妹带出去,整整玩了一天,回到家中,本想和罗惊天好好放纵一下。但却找不到他的踪影,外院的婢女们说没有见他出来,而内院几个婢女或是说不知道或是也一起消失了,正烦恼时,罗惊天的贴身婢女小莲来告诉她,罗惊天要她回房去等,自己只好照做了。

????她回房后不久,罗惊天来了,还是一脸的邪邪的微笑,她情不自禁的扑到他的怀里,任由他恣意轻薄取乐。罗惊天将她抱上床,除去二人碍事的衣服后,立刻挺枪跃马厮杀了起来。一时间阴风惨惨日月无光,一个天赋过人更身据邪功,一个身体健壮情意浓浓,顿时间整个闺房春色无边,秀床剧烈的摇晃,并发出“吱吱”的声响似乎是经受不住两人剧烈运动的摧残而抗议。但床上的两个人对此充耳不闻,不仅对屋内,对整个世界似乎也不关心了,只知道拼命的交合做爱。罗曼丹叫床叫的声嘶力竭,似乎是要让整个世界都知道她们这对乱伦的姐弟一样,每次高潮过后,她都会被罗惊天更加凶狠的插动弄得再次疯狂,直到她第五次高潮后,“啊不行了真的不啊”“亲丈夫饶了小sāo穴吧啊”她已经眼冒金星了,但罗惊天却不依不饶:“没门,你舒服了,我呢嘿”说着,他用力的挺动了两下坚挺的下身。“弟弟,亲弟弟,啊我真的不行了,呀”又是凄惨的一声,罗惊天停下动作,却不将分身拔出问道:“那我怎么办”见罗惊天开恩似的停了下来,罗曼丹赶忙说,“让我歇歇吧,实在不行,你你”却也一时间想不出办法,最后下定决心似的:“你叫个丫鬟进来吧,把火泄出来”心里却颇为不舍,没想到罗惊天却不领情:“哼她们她们这两天被我弄得下面都有伤了,怎么行”这可急坏了罗曼丹,本来她的机变之能就不足,现在又是这等情形,她更是没主意了。见她不说话,罗惊天又开始了工作,“啊呀不行呀等等”罗曼丹努力的移动着肥白的屁股,要逃避对自己的攻击,但一来被罗惊天压在了身下辗转余地小,二来她已经被弄得浑身酸软,连睁眼的力气都是在强撑着,根本动不了。突然,罗惊天又停了下来,罗曼丹一愣看着他。“有个人倒是可以替你,她也应当可以承受。”“谁可是家里的人吗”听到这个消息,罗曼丹不禁有些激动,毕竟她虽是难以逢迎罗惊天,但终究还是对自己的没用深怀歉意于罗惊天。“其实你也认识,我们早就弄到一起了,只是你们都不知道而已。”罗惊天偏要卖关子,但罗曼丹却十分着急:“是谁呀快叫她来吧我实在不行了,可又怕你憋坏了,对身体不好。”“你愿意让她来不后悔”见罗曼丹答应,罗惊天赶忙说道:“其实就是阴葵教主吴依依”罗曼丹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不禁大吃一惊,“你你你不是说娘是阴葵教主吗怎么,你怎么和她能弄到一起这,这,你们不是”她实在难以接受,但罗惊天的一番话却让她心中更加百味纠缠,“是呀,就是娘,我和你这个亲姐姐能搞到一起,和亲娘就不能你可知道为什么娘一直对我们的事情那么宽容就是因为娘也早就是我的人了。”“可,那是娘呀你”她此时方寸大乱,心中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到底自己和罗惊天姐弟通奸也是乱伦,只是不知道母亲怎么也和弟弟弄到一起了。见此情形罗惊天知道她已经被说动了,于是又说道:“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别说看到你们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是一想,我都受不了,你们都只是我一个人的”“可,姐姐和你这样已经不对,你怎么又和娘这样爹爹知道怎么办再说,娘是阴葵教主,是为了控制天运门才混入罗家的,你又怎么能”罗惊天打断她的话:“一个乱伦是乱伦,两个乱伦不也一样至于爹爹,我自然有办法对付,他那么轻易被娘所算,又能对我怎样而阴葵教吗,娘这个教主都被我收服了,还能有什么新鲜的不成”被他这套理由一说,本就对他千依百顺的罗曼丹也就没了顾虑,只是还有些不解,“连爹都没办法,你怎么能收服娘的”“怎么收服娘怎么收服你就怎么收服娘”此言一出,罗曼丹即被羞了个满脸通红。罗惊天推出她的身体,大鸡吧带出不少的yin水,滴到了床上,罗曼丹起身,发现床单上已经被yin水弄湿了一大片,好像尿床一样,不禁更是害羞,罗惊天因为急于要她和吴依依母女同侍一夫,也就没再调笑,穿好衣服后,径直带她来到了父母的卧房。本来罗曼丹心中对罗惊天和母亲通奸的事情勉强接受,现在见到母亲自然更加尴尬。

????见到母女两个木头人一样呆立在那里,罗惊天道:“都认识,就不用再引见了,以后都是我的人了,要和睦相处,不可争风吃醋”跟着,将两只手分别托在儿女的如出一辙的肥大而富有弹性的屁股下面,抱着她们来到床上。吴依依想到要和女儿一起侍奉同一个男人,而这男人还是自己的亲儿子,虽然她淫荡成性也不禁害羞,罗曼丹就更加不堪了,低着头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罗惊天却兴高采烈,飞快的剥下二人的衣服,吴依依本来就没有穿,跟着,他命吴依依爬跪在床上,而自己则跪在她身后,将自己那已经青筋暴露的巨大龙头刺入了吴依依的穴中,“啊”吴依依一声长叫,征伐开始了,罗惊天双手把住吴依依的大屁股的上沿,每当自己的大鸡吧挺进时,双手则用力的将这诱人的大屁股拉向自己,小腹与大屁股碰撞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夹杂着两人的喘息声,吴依依的叫床声,就像是一组母子淫乱的交响曲。一旁的罗曼丹看的目瞪口呆,她可没想到原来男女交欢竟然还可以这样,感觉竟然就像自己亲身经历着一样,不一会儿,她就觉得自己已是浑身冒火了。她不自觉的一只手抚弄着自己的虽不如母亲的巨大,但也是傲人的豪乳,另一只手竟是伸到了自己下身处扣弄着,yin水已经潺潺的流出。

????看来,她已经入戏了。但她却不知道,还会有更多的女人加入到这个游戏中。

????待续